[珍惜] 结婚两周年了!


感觉上,为什么时间开始走得越来越快呢?


还来不及反应,一天一天就这样过去了。


而我们今天也糊里糊涂的来到的结婚两周年纪念了。


 


再三的确保一切都按照原定的计划后,心总算定了下来。


 


虽然她的生日无法在北海道那儿庆祝,但是这次无论如何一定要在那里庆祝!


原因我们不想错过北海道一年一度‘五月份寿星半价’的优惠。


 


也许感动了上天,今天全部都很顺,而且还惊喜连连。


第一个惊喜,交通异常的通。


大家有没有遇过如此的情况,整个路程所得经过的交通灯都全绿!


原本预算需要半小时或以上的行程时间,如今竟然只用了15分钟!


 


既然离预定的时间还有半小时,就和老婆手拉手,GUARDIAN走。


原来,我们已经很久没有一起逛街了。


虽然GUARDIAN不是很大,但是我们只旨在于‘大手拉小手’的感觉。


 


要快的,半小时就这样过去了。


来到了门前,确定了名字后,随着招待员引导来到了座位。


 


第二个惊喜!


原本还担心招待员会引我们到一张周围都是人,热闹喧哗的位子。


毕竟两人而已嘛。


可是!招待员竟然引我们到四人位,而且还靠窗!


既不喧哗,又有私隐。太棒了!


 


由于有一段长时间没有光顾了,食谱内的食物也调动了不少,所以点起来还有些不顺呢。


 


好啦!


给大家看我们吃了什么啦。


 



 



 



 


这次不形容食物了,因为太多了!


怕大家还没有看完就睡觉去了。


而且这次是去吃报仇的!


所以格杀无论!


哈哈哈哈!


 


其实,吃自助餐,是有窍门的。


吃得对,不但能够在限定的时间内完全没有停嘴的吃之外,肚子隔天也不会闹情绪。而且招待员也招待得很开心。


吃得错,不但一下子就喊饱,很多食物品尝不到之外,肚子还会闹情绪。而招待员也会给脸色看呢。


 


那如何吃呢?这就是我的秘密!


 


两个小时我们总共吃了……


SALMON TERIYAKI


LAMB SHOULDER


SASHIMI


WAKATORI KARAAGE


MISO YAKI


IKA DANGO


CHEESE CRAB MEAT


AGE GYOZA


3 CUP SQUID


SALMON PAPAYA


SCALLOP


 


当然,还有些我拍都不想拍的


SHISHAMO


GENERAL CHICKEN


MUSHROOM


CHAWAMUSHI


 


而这里想强调的是,


SCALLOP 16


SHISHAMO 6


 


时间将近尾声时,再来碟龙珠果和番茄粒。


而甜品是每人两粒雪糕。


 


第三个惊喜!


 



 


不知道是不是招待员太喜欢服务我们了,竟然把雪糕连续捧来了两次!


把原本四粒雪糕,变成了八粒!


 



 


高兴死老婆了!


从来没有吃得那么过瘾。


虽然嘴巴一直喊很饱了,但是还是把它们全部往嘴里塞。


哈!


 


大家托着六个月大的肚子,满足的回家了……


 


就这样,离三年周年纪念只剩下364天了……


[青蛙王子代言人] 新面貌,新味道!


老婆的生日是在星期二,但是由于当天她得加班,所以已经达成协议要在星期六补庆。


 


但是,迟钝的我一直想:既然是星期六庆祝了,那么所有的东西就等有待那天才送吧。


殊不知!


 


“我今天收到同事送来的话,熊熊,巧克力……”


“就是没有收到你的礼物!”


 


炸到……


 


还好老婆明白,没有刁难我。


也很内疚,仍然无法让老婆在‘不需要顾虑费用’的情况下庆生。


 


之前,


计划中是要在‘北海道’庆祝的,但是乊……


“哈咯,道,你好。”


“你好,我想在23号当晚8点半预定两人的位子。”


“你是……?”


“我叫安东尼。”


“噢!先生,当晚餐厅内已经满席了。不如这样,我们安排你在酒吧那儿,如何?”


“嗯!也可以啊。就这样决定!”


“好的!谢谢。”


 


半个小时后……


“嗯,请问你是安东尼先生吗?”
“是的。”


“这里是道啊,很抱歉,我们现在才发现到原来酒吧那儿也满席了。”


(早发现,迟发现,怎么现在才发现!)


“不如这样,我们可以安排你们坐在唱座那儿吗?”


“那么那儿会很吵吗?”


“呃……那儿就有位子给你们啦。”


“我是问你,那儿会吵吗?”


“或者你可以选择隔天吗?5点半。”


(不敢正式回答我的问题,心虚了)


“那么就取消吧。谢谢。”


 


庆祝,就一定非道不可吗?


也就因为这样,我们又光顾了青蛙王子。


 


在还未正式开始之前,让我先讲一个哲学:


一门生意如果跟不上社会节奏的话,将会面临被淘汰的命运。


虽然说站着原地,不求进步的生意仍然拥有它独特的魅力,但是往往过不了三代。


 


而青蛙王子就是很好的例子。


‘认识’它只有两年的时间,但是已经看到它改革三次了。


我很欣赏它那大胆尝试新口味的作风。


也很欣赏它勇于接受顾客的批评与意见以求改进。


更欣赏它那货真价实的做生意手法。


(比起某寿司店,搞什么特价优惠却来来去去只是些CHEAP货!)


 


好!不啰唆,介绍大家全新的风味!


 



 


首先出场的,


SHISHAMO MAKI


秋刀鱼,是以肚内成千上万的鱼卵而闻名的。


换句话说,越多卵的秋刀鱼,价钱越贵!


然而!


在这道菜内,我找不到它的卵!


也许有,只是数量少吧。


少了卵的秋刀鱼,就好像脱了毛的孔雀,完全失去了它的魅力!


但是别担心!


想出这点子的师傅肯定了解顾客的心理。所以!师傅以大卵代小卵,弥补了它的缺陷。


这一补,翻起了另一股全新的配搭风味!


秋刀鱼那炸香的味道,在MAYONAISE的配合下,更加的顺滑可口!


而且咬在鱼卵上那爆破的感觉,简直就是无可挑剔!


在这里给大家一个小贴士:请用门牙逐粒咬鱼卵。


它那‘POP’的感觉,让我想起儿孩时期所玩的‘按饼干桶内的泡泡’。


不只是这样,卵内所流出来的甜味,触碰在舌尖的味蕾后,更加的提升了它的魅力!


感谢师傅,因为在师傅的刀下,让这些失去自信的秋刀鱼能够再次恢复信心的站在大家面前!


所以,推荐大家。


 



 


第二道要介绍的,名字会比较长,那就是SAKAE BLOSSOM NEGI MAKI


不要叫我翻译啊!


这道菜有什么特别呢?


它是季节性的。换句话说,不是任何时候都可以吃到的。


那么味道又是如何呢?


有吃过紫菜片吗?它有很浓的紫菜味。


新鲜的鱼肉配搭日式青瓜,这一软一硬的配搭犹如武术内的柔刚相克。


口味属于温和型,吃起来很舒服。


 



 


来到了重头戏!


FRUITTI MAKI


完全反传统!采用的材料也很大胆!造型前卫!


猪肉丝,牛肉丝,鸡肉丝我可听多了,但是鱼丝我还是第一次听过!


没错!撒在饭团周围的,就是鱼丝!


而涵盖在顶端的,是芒果和牛奶果。


不同比例的芒果和牛奶果的配搭,出来的效果也完全不一样。


这粒吃到芒果的芬芳香味,那粒吃到牛奶果的浓密果味。


再舌头一翻,整个口腔被鱼丝的味道笼罩住,把芒果和牛奶果捞捞的网住!


噢!不能顶!


 



 


还好,我们俩只点了一个套餐,不然的话肯定又要坐上多数小时才能离开那儿了。


 


发现到,青蛙王子已经慢慢迈向ALA CART 的步伐了。


寿司也少了很多。


以前喜欢吃的寿司种类,也再也点不到了。


嗯……


不知道未来它们还会重出江湖吗?


 


呵呵呵!


期待青蛙王子下次的惊喜了!

[肥死团号外] 三宝饭


我们,实在是太幸福了。


因为远离战争。


战争所带来的伤害,是我们这些从来没有经历过的居民永远想象不到的。


所以,我们应该谢天谢地没有如此的经验。


也希望未来也别有如此的经验!


 


咦?


不是在谈吃吗?不是要介绍食物吗?


怎么讲起战争呢?


 


我没有离题,我只是在还未带大家进入正题前,先来个心理准备。


接下来我将会驾驶时光机,带大家回到战国时期,


让大家体验一下战争是何其的恐怖!


也让大家体验一下前所未有的恐慌!


 


所以,


警告!警告!


谁的胃口比猫还小的话,千万别来吃!


不然的话,后果自负。


谢谢!


 


当地人,称它为‘淋饭’,杂志报纸里,它摇身一变换了名,叫‘三宝饭’。


 


很惭愧,活在当下已经有卅年了,但是却一次也没有尝试过它。


所以!


趁‘肥死团’上来这里,我便借此机会来吃它,也‘顺便’介绍给他们。


 


‘三宝饭’,对无肉不欢的食客来说,简直就是他们的福音。


整碟饭内完全找不到菜的痕迹!


 


那,三宝内又有什么法宝呢?


它就是由烧肉,叉烧,以及鸡肉所组成的。


 


想要描述三宝饭所带来的感觉,就得带大家回战国时期。


 


话说战国时期有三位令人闻名颤抖,见人魂走的‘兄弟’—关羽,张飞和赵云。


哪场战有他们的出现,那场战敌方一定伤兵累累!


 


叉烧赵云,虽然是三位‘兄弟’当中最矮小,但是它那非凡的身手不容忽视!


轻巧的动作,让舌头完全无法捉摸它下一步会在哪里出现。


一会儿在舌尖,一会儿在舌边,一会儿在舌中间。


每当它出现的地方,它必定只会在那儿局部留下深深的叉烧味。真的是为之疯狂!


 


烧肉张飞的‘烧肉蛇舌枪’呢,犹如其名,高深莫测!


薄厚适宜的烧肉,一旦贴在舌面,就会开始溢出时有时无的烧肉味。


就好像一条蛇在舌面上爬行,隐隐约约,来无踪,去无影……


 


而最令人招架不住的,还是烧鸡关羽的‘烧鸡青龙刀’!


它那又厚又重的刀一旦‘砍’在舌头上,爆发出来的烧鸡味足于涵盖整片天空!!!


它的霸气,令所有的味蕾处于短暂性麻痹的状态,让舌头再也没有机会品尝到除了它以外的味道。


 


战场上,最普遍看到的情景,就是血流成河。


看着碟里那‘血淋淋’的汁,可想而知这场战争是多么的激烈啊……


 


朋友,


如果想知道战国时期是何其混乱的话,但是却又想象不到的话,欢迎大家亲临来尝试吧!


 


p/s:想知道饭的份量有多大吗?请看看后面的那个器皿再加以想象吧。

[肥死团] 北下南上 EXCHANGE PROGRAME


嗯……


认识大红花,已经是三年前的事情了。当时不是很活跃,只是当这儿是‘后备屋’而已。所以,结交到的国民是少之又少。


可是,很庆幸的是,与圆心的网友谊仍然保持到如今。


 


也许,


碰钉子的人太多了。太多人真心诚意结交朋友,但最后得到的回报,不是失财,就是失身,有的甚至两者兼失!


想想一下,茫茫人海中,彼此之间从来没有见面过,却真心相待。这是何等的冒险啊!


所以,我从来不会想要出席任何一项的网聚。


然而,值得称赞的是,大红花竟然拥有这些‘笨蛋’!


也因为这些‘笨蛋’,打破了我心中的这堵墙。


 


可以深深的体会到,大家都是真心对待彼此,真意关系彼此。


让这虚幻冷清的世界添加了丝丝的温暖。


 


感谢大红花,让我体会到,即使彼此身在远方,但是仍然有班朋友互相关心着彼此……


 


我爱你,大红花……


 




真的好想捉坏小孩来打屁股了!哈哈哈哈!



期待已久的‘打横’照片,如今公开!!!哈哈哈!



这张真的很珍贵,难得肯配合。



果然是经典POSE!



这张也是我其中之一的最爱。


少了总理,很遗憾……但是!!!



拥有这张照片,什么遗憾都消失了!哈哈哈哈!



当然!也少不了扫地佬阿杰的功劳啦。



结果……


辛苦大家了。



很有‘MARIA’的感觉。哈哈哈哈!



有没有‘温暖小家庭’的感觉呢?哇哈哈哈哈哈!


 

[铭记在心] 最棒的金旦面


要我把食物字体化,我可以。


要我把味道具体化,我可以。


但是,


要我把食物内所融合的感情现实化,我办不到!


 


这,


也许是我今生唯一描述不出来的食物。


这,


也许是我今生中唯一不能带大家品尝的食物。


 


但是,可以肯定的是。


 


它,将是我有生以来所尝到最棒的金旦面!

[珍惜] 我的妈妈


妈妈在世已经过了六个十年有多了。


印象中,从小学,到中学,再到大学,都很少跟妈妈谈到天。


出来社会后,当记者的时候,仍然没有如此的机会。


多数都是在被吩咐的情况下,讲讲几句就草草了事了。


 


直到近几年,


换了工作后,工作时间由自己安排拿捏后,比较有时间让妈妈‘看’到我了。


交谈的时间机率也提升了。


 


除了令人头痛的‘催生’话题外,妈妈多数都是在讲回以往的回忆。


(妈妈的人生史以后再写)。


 


妈妈一边讲故事,脑海一边浮现这卅年来的时光……


 


妈妈说小时候的我很可爱,头发很黑很多,很帅(飞了!)!


原本很容易照顾的,但是因为一个小插曲而改变了我。


根据妈妈说,有位朋友,参加了殇礼后就‘顺便’过来看看我。


也就是因为这样,那时候开始我日夜颠倒,早上睡觉,晚上就一直哭。


想象一下啊,


那时候还没有电源,晚上只有‘PUMP’灯。


有灯时候,我静静。但是一旦熄了灯,我就开始哭了。


再‘PUMP’着灯后,我又静了。再熄灯,又再哭!


搞到爸爸差一点儿要把我丢掉了!


所以啊,别说我PANTANG,但是还是劝戒大家不要参加了白事后就去看人家的BB。或者如果家里有BB的话,也不要直接回家,去广场走走吧。


 


日子一天一天的过,


妈妈说长大后的我越来越顽皮。


去到别人的家,前5分钟坐静静(但是头就一直四处张望)后,就开始东摸摸,西碰碰人家的东西了。害得他们多担心我弄坏别人的东西而不大敢带我出街。


这还不头痛,最头痛的是我三两日就一定会生病。


生病,看医生,拿药吃,不就好了嘛。


但是,我可不一样。


其他医生发的药对我起不了治疗的效果,反而变本加厉而已。


只有高渊一家诊疗所的药才有效。


所以,每次生病,妈妈就被逼抱着越来越重的我等巴士,搭上半小时的路程抵达目的地。而我也必定包着一个小塑料缸,以免要呕吐时没有地方吐。


这也是因为一个小插曲造成的!


由于我肖羊,而契家生了4胎都没有男丁,所以很想上契沾喜光。


在妈妈还没有考虑好之下,我就当了他们的契子。


而契妈是肖虎的……


你可以说我迷信,但是还是劝戒大家,如果想当人家的契爸契妈,先对对看吧。


就这样,直到小学三年纪后才不再那么容易生病了。


 


小学,


由于一直都体弱多病,所以每次休息时间,妈妈一定会带食物来食堂给我吃。


妈妈只会骑脚车,而且以前的路崎岖不平。


一带,就带了三年……


 


来到了中学,


读下午班时,妈妈下令一定要吃饱才可以上学。


读早上班时,妈妈也是下令要吃饱才可以上学。


由于家离开学校需要一段路途,那时候又还没有执照,只好搭校车。


校车早上六点半就来接我们了。


想象一下,


六点十五分前就要抵达巴士站。


赖床,刷牙,冲凉,更衣,到吃,算5点半开始好吗?


然而!一道面还未煮熟前,那准备功夫是不是也需要时间?


换句话说,妈妈比我还更早起身呢!


(直到如今都仍然深深感触)


这一做,就做了4年!


 


大学,是在沙巴度过,所以,没有那么‘折磨’妈妈。


 


如今,虽然已经出来社会了。


可惜的是,我仍然无能为力当孝子!


 


我每天都在害怕‘子欲养而亲不在’的情况发生。


 


我很恨我自己,


为什么都已经卅岁了,仍然令她操心呢?


 


我恨我自己,


为什么凡事仍然无法称心如意呢?


 


我还有多少时间呢?


 


偶尔呆在家时,妈妈都会煮早餐给我。


很矛盾,


不想让妈妈劳累了,但是却很想吃妈妈煮的食物。


 


因为我怕,怕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没有机会再吃到了……


 


妈妈,


请原谅我的无能。


我真的很想当面跟你说‘我爱你’


但是就是开不了口。


 


唯有暂时在这里练习先。


 


讲故事比赛,你一边追我,一边读给我听。


歌唱比赛,你比我还熟悉那首歌曲。


手工艺品,你比我还厉害做。


表演,你永远站在最前面看着我。


考试时,你比我还勤奋。


成绩公布时,你比我还紧张。 


 


妈妈,我爱你。

[你快乐吗?我很快乐] ‘起笑’的早餐



 


 


大家的早餐吃什么呢?


大家的早餐最多吃多少样呢?


 


向来很容易养的老婆,一天三餐几乎连小猫都吃得比她还多呢。


感谢我(哈哈!脸皮厚咯!),自从跟了我出来吃早餐后,胃口也大了(但是只限于我有在而已)。


 


星期日,


和往常一样,


早上与圣母‘约会’后,就一起去享受早餐。


和往常一样,


头痛这星期要光顾哪间咖啡厅。


 


最后,


就凭着直觉,让手自己操控驾驶盘,在其中一间咖啡店,停了下来。


 


由于这次比较饿,所以允许自己‘起笑’。


走进咖啡厅,从最后一个档口走到第一个档口,我真正的体会到点食物的快乐。


 


两个人,点了板面,芋头糕,爪哇面,猪肠粉,炒金旦面,和两杯水。


 


陆陆续续把食物捧来的老板们,都以惊讶,不可思议的眼神看着我们。


 


好啦,不说啦。开动!


 



 


先从最普通的开始,爪哇面。


米粉烫得熟,汁酸得恰恰好,虾饼也没有漏风的感觉。


该有的有,不该有的就没有。


是一道标准的爪哇面。


没有惊喜,也没有失望。


 



 


再来,猪肠粉。


谈到猪肠粉,大街小巷所售卖的其实都是一样的。


唯一能够使众多猪肠粉档口中鹤立鸡群的,就是靠它的酱了。


 


每档所用的酱都是老板自己制造的,所以换句话说你在A档口所品尝出来的味道不会跟B档口一样的。


 


我不能说这档是最好吃的,但能说这档也很特别。


 


如何特别法呢?


这就是整篇最令我头痛的部分了。


靠大家的想象力了啊:


不太甜却有微微的咸,配合芝麻粒又有微微的香。


再配合炸葱的话,又有微微的焦。


如果粿条内层没有沾到酱的话,又会尝到熟淀粉所带来微微的甜。


看到吗?全部都是微微的!所以真的得很仔细慢慢品尝,或是不停重复吃。


呵呵呵!


 



 


发现新大陆!


由于每次来都是点猪肠粉,所以完全忽略了这块宝。


同样的,如果只是以冒取‘物’的话,它确实没有什么吸引力。


放进嘴里,整个口腔瞬间就被芋头的香味垄盖着。


咬下去的话,你就对它又爱又恨了。


 


由于它是天生软功高手,当牙齿‘攻击’它时,就会使出它的毕生绝技,把所有‘攻击’它的牙齿都包得密密实实。


你知道啦,从小就被灌输‘要保持牙齿清洁’的我们,那时候就会自然而然的用舌头来‘撩’它们,以确保牙齿恢复光洁亮丽。不撩而已,一撩就出事了!


 


之前整块放进嘴巴(我的嘴巴容量大,所以没有如此条件者千万别学我!后果自负!哈哈哈哈!)时,就口腔内就充满了香味。而如今因为牙齿这么的一咬,舌头这么的一‘撩’,使得它们的LUAS PERMUKAAN变得更多了!


而这时候的芋头香味就犹如被关在笼子里已久的动物,突然间得到自由,而疯狂般的左冲右撞,让原本已经满口芋香的口腔更芋香!


这真的是不得了的体验啊!


 


一直困扰着我的问题是:为什么老板能够把如此浓密的芋香味锁在糕点中的。


因为根据我所知道的,蒸的食物唯一的缺陷是,必须趁热吃,不然的话味道会随蒸气蒸发掉。但是这芋糕却没有吔!


 


过后,经过老婆的一番话才恍然大悟。


“你有看到表层那微微烧焦的颜色吗?”


“嗯……那是烧焦的颜色吗?”


“对,我认为老板有把这些芋糕快炸一下。难道你也不觉得这芋糕比我们以前吃的比较有弹性吗?”


噢!原来只要表层经过滚油快炸的话,那表层就有‘封锁’的效果,而芋香就不会被蒸发掉了!妙啊!


 


噢!差点忘了告诉大家小弟自创的独门吃芋糕法。


把芋糕放进嘴(废话!)后,用舌头用力往上压!


过后舌头一边压,一边把芋糕往喉咙推(不会的话,先用口水来练习)。


如此举动是要把芋香完全集中在喉咙内,也是他们被消化前最后的奉献。


 



 


来到了板面,不得了咯!


这里售卖的板面有三种面:细面,粗面,手捏法。


而顾客们又可以选择要干捞的,还是有汤的。


换句话说,我们有6种板面的吃法选择!


 


本人有尝试过几种,个人比较喜欢的有:


细面,汤。


手捏,干。


 


而今天想介绍的是细面,汤。


 


为什么细面要汤?


难道细面就不可以干捞咩?


你有时间吗?有时间的话就请耐心等待它将带给你的惊喜。


 


LUAS PERMUKAAN的原理,细面的LUAS PERMUKAAN比较多,所以如果把它们浸在汤里,它们能够把汤汁渗透进去比较快。


那它带给我们如何的惊喜呢?


有看到肉碎吗?有看到炸江鱼仔吗?又看到菜吗?


一旦它们在汤内时间久了,就会慢慢把精华释放到汤内了。


而相同的时间内,面也慢慢地把汤吸进去。


 


至于要等多久,这是很主观的问题,所以见仁见智。


但是如果时间恰恰好的话,你会得到如此的效果。


 


单单吃面的话,


面条内充满了汤汁,韧度恰到好处的面让我们在几乎完全不用费任何力气的情况下,自己自动的断。而且在牙齿的洗礼下,它们犹如舞蹈员们柔软地跳起草裙舞呢!如果在这时候再送进一口汤的话,简直就是如虎添翼!


 


单单喝汤的话,


江鱼仔的微焦味,配合肉碎的甜,在菜汁的协调下,大家都相处的很和谐。


在如今的乱世里,让我尝到‘和平’的感觉。


(以上的感觉至今我只成功尝试到几次而已,果然功夫还未到家)


 


 



 


品尝了温和的板面后,来个热情的沙漠!炒金旦面。


 


这里的炒金旦面跟之前介绍康乃馨的金旦面截然不同。


 


炒得刚刚好的香味,加上香肠、虾、蛋、豆芽、韭菜谢谢JC的教导,哈!),等等的香味,同一个时间内攻击舌头的味蕾,令它招架不住。


一会儿品尝到这味道,一会儿品尝到那味道,一会儿又是全新的味道,简直就是誓必要弄累味蕾就对了!


 


不知道前世是否和卷的东西有仇,看到今旦面就一定要把它吃进肚子里!


也因为这样误打误撞之下品尝到了这好东西。


哈!


 


之前老婆一直担心吃不完,最后还是搞定它们!没有浪费。


是美德!


哈哈哈哈!


 


原本还想点咖哩面和麻辣云吞面的,但是老婆骂我‘起笑’也要有界限。 


所以,有机会再介绍大家那儿的咖哩面,和麻辣云吞面啦。


 


小插曲:


由于这儿也蛮多人来享用早餐,所以桌子都是处于‘供不应求’的状态。


而当我们抵达时,眼前有张桌子是空缺的,而且也有另一对小家庭也抵达。


照理来说,他们最靠近那桌子,是最先坐下的。但是他们没有如此做。


看到如此的情景,还等什么?当然立刻过去一屁股坐了下来啦。


把老婆‘安顿’好后,我再去点食物。


回来时,老婆说那对夫妻因为找不到其他的位子而吵了起来。太太还闹说不要吃了。


苦了丈夫,好心的劝解下,太太和孩子就坐在车内享受冷气,而丈夫就左右物色空缺的位子。最后,还是找到了。


小小摩擦也结束了……


(就是第一张照片最左上角那位穿橙色的家庭咯。)

[珍惜] 两个‘麻蜡佬’的庆生会


和他庆祝生日,是在两年前的事情了。


吃得很开心,气氛很难忘。


 


然而,不知道为何,去年竟然MISS掉和他庆祝。


是我忙吗?还是我忘了?亦或是大家排着和他庆祝,轮到我的时候已经EXPIRE了?


 


哎呀!


过去都已经过去了,还追究来干嘛呢?


所以,今年不会再错过了!


 


七早八早已经BOOK了他,以免被其他人霸住了他。


还以为流程应该会有所阻碍了,却想不到竟然如此的顺。哈!


 


接到他,首先是计划去‘CREPES’那儿当白老鼠的。


殊不知,CLOSE……


那接下来还有什么地方呢?


 


“不如我们到TIME SQUARE吧。同事之前有采访过一间日本料理店。反正你也喜欢日本料理。”


TIME SQUARE啊,想都没想过会到的地方吔。既然没有其他选择了,好!就去吧。


 


两只阿牛就这样第一次AGAK AGAK的情况下来到了TIME SQUARE


 


天啊……


眼前的景物,真的是心酸啊。


店面几乎九成都是关闭的,一点生气都没有!


 


也这样,误打误撞之下,找到了目的地——鹤屋。


 



 


环境不错,设计独特,而且欢迎声很热忱。


 


找到了理想的位子后,我们开始不停地观望四周,过后就是不停地‘CHIAK CHIAK’拍摄了起来。


吓着了老板娘,还以为我们是哪里派来的间谍。


 


过后再看看菜单。嗯,价钱还属可以接受程度。


点了两套午餐套餐后,又继续做拍拍,右摄摄。


 



 


他点了……(忘记问他),而我点了NAMA IKA TERIYAKI SET


 



 


简单来说,就是饭配鱿鱼。


好!开始当食神!


第一口放进嘴时,失望的感觉立刻涌入心中。原来是本地饭(也许是JASMINE香米吧),而不是什么特别进口饭。


 


“本地饭也能够煮得那么粘吗?”


“哎呀,水加多点,什么饭都粘啦。”


“……”


真的是一段炸到的对话……


 


还好,鱿鱼仍然令我有所满意,至少让我们感觉到弹口。


 


也许有点饿了,一下子就把套餐塞进肚子了。


 


再看看菜单,发现到一样东西:原来直到如今我都没有尝试过饭团吔!


看看照片,


嗯,有三粒,而且还有三种不同的口味。


再看看价钱,标着RM3。诶!不错叻,三粒才RM3。值得一试!


于是,叫了招待员,点了饭团:


“要什么口味呢?”


“可以每种口味都来一粒吗?”


“可以……你的意思说你想叫三粒?”


“哦?不是三粒一起的吗?”


“不是,是一粒一粒点的。”


(炸到!原来是一粒RM3,照片误导人!)


“那就来三粒吧!”


 



 


来了!


三种口味分别是SAKE(鮭),UME(梅),和OKAKAおかか


又失望了,


完全是本地米,有种吃糯米鸡,或吃粽子的感觉……


后悔当初在日本时为什么没有想到要品尝呢。


 


“不会再有第二次。”他说。


没有到如此的地步啦,至少服务好,体贴,食物也不是难吃到吞不下,还是值得回来的价值的。


 


就这样,‘三张没得找’又多了一位成员了。


 


欢迎您的加入,鱿鱼!


哈哈!


 


p/s:很久没有拍摄的那么过瘾了。哈哈哈哈!


 



日本料理最避忌的是,吃面没有声音。所以,越大声越好!


 



不得不承认,我的嘴巴的确很大!


哈哈哈哈哈!

[肥肥匆聚号外] 你是如此的难于抗拒!


在还未见到你前,我就已经喜欢上你的名了。


JELLY CAKE


听起来既没有巧克力蛋糕的热,也没有CHOC MOISE的甜,更没有芝士蛋糕的腻。


好好听的名字。


 


当招待员把你带到我面前时,噢!我傻了眼。


还以为是商人的生意手段,只有名,没有实。


 


但是,


你既是JELLY,也是蛋糕!


真的不知道该把你归类于蛋糕?


还是归类在JELLY比较贴切呢?


 


动物,有两栖动物。


但是,万万没有想到的是,糕点类竟然也有‘两栖糕点’啊!


 


看着你,我着迷了。


晶莹亮丽的外表,温柔顺滑的皮肤,真的让我有种‘白里透红’的感觉呢!


 


强烈的食欲,


竟然令我失控的将你一层一层的拨开。


弱不禁风的你,只有赤裸裸地躺在碟上,羞嗒嗒地认我欣赏!


 


噢!


薄厚适中的蛋糕,线条优美的TEXTURE清楚地呈现在眼前。


不但如此,蛋糕上那色彩鲜艳的水果,映在眼里竟然起了催情效应!


仿佛在告诉我:“不要再看了,快把我给吃了吧!”


 


好!


就依你的话,吃你!


 


嗯……


冷冷的JELLY,竟然巧妙的溶解了舌头那火热的欲望,冷静了舌头的冲动。


感觉到了你所传过来那甘香的JELLY味道,轻轻地抚摸着所有的味蕾。犹如顽皮的孩子一旦在母亲面前也会乖乖就范般。


噢!


你竟然有能力屈服我的舌头!


 


舌头冷静后,就更能体会到你的内在美了。


水果们的温柔,是害羞的。


水果们的体贴,是很脆弱的,是得细心呵护的。


如果以刚才那冲动的舌头来碰她们的话,就只会弄疼她们,吓坏了她们!


 


所以,你先前的冷静,是需要的。


所以,才知道,原来,你是那么用心良苦的啊!


 


好啦,来到了蛋糕。


 


你果然是调情高手!


知道我什么时候喜欢怎样的感觉。


每当我按不住欲望时,你就会让我体会到粗鲁对待你只会得到粗鲁的回报。


你会让我感觉到蛋糕所带来那‘粗俗’的感觉。


但是,


每当我能够沉住气,慢慢和你调情时,你就会让我体会到蛋糕融化后所释放出来的香味,再经过唾液的生物化学效应下……


那种满足的感觉真的是和之前的感觉截然不同。


 


我很讨厌你!因为你是如此的神秘!


害我完全无法捉摸你的真面目!


但,


就是因为这讨厌,让我更加的爱上你。

[肥肥匆聚号外] 童子鸡还闻名过店名


自从肥肥点醒了我后,我便在这几天内做了个小小的测验:


“你有听过王清发海鲜吗?”


“没有。在哪里?”


“那你有听过童子鸡吗?”


“哦!那个什么椰脚的,有啊!就在北海一带咯。”


 


原来,大家都知道童子鸡。


原来,大家都知道在北海。


 


哀哉的是,大家不知道店名。


哀哉的是,大家不知道在哪里。


 


我更哀哉!身位当地人,竟然全然不知(面壁思过中……)!


 


王清发,我们比较喜欢称它为‘椰脚’。


‘揶脚’的起因,相信是因为它坐落在椰树下吧。


如果没有在大路旁设立招牌的话,我敢担保,一定会有很多人不知道如何来。


我就是其中之一了。


老板为了不让大家错过了入口,还特地放了两个招牌呢!


呵呵呵!


 


访问了老婆才知道,原来这里一开始就以‘蒸’闻名了。


过后再慢慢引进其他的佳肴美食。


 


先谈谈第一道佳肴,招牌豆腐(竟然忘记拍摄!来人啊!捉去枪毙!)


这是小弟吃了众多间茶餐室所自己理出来的结论。


所有的茶餐室都有他们自己独特配方的招牌豆腐。


如果想知道那间茶餐室的食物是否好吃,先点他们的招牌豆腐。


如果豆腐过不到关,其他的食物也差不多那么上下了。


 


换句话说,招牌豆腐就是那间茶餐室的皇牌!


 


我真的很不想承认,但是这是事实,我被王清发的豆腐束缚了!


 


珍珠市有间茶餐室的招牌豆腐五年前,一直都深深的绑住我的胃。


也就是说,这五年来,从来没有一家茶餐室的豆腐能够比得上那家。


 


直到王清发招牌豆腐的出现。


别看外表,因为王清发招牌豆腐的外表真的没有什么吸引人(也许因为这样我才没有拍摄)。而且还让人有种‘过火烧焦’失败作品的感觉。


 


人不可冒相,食不可冒样。


当我一口把豆腐放进嘴里时(因为很小块,而我的嘴巴又大),我对它完全改观!


外表看似干巴巴的,里头竟然那么多汁!


豆腐那隐隐约约的香味充满了整个口腔,再加上那不知道从哪里来的汁覆盖了整个舌头的表面。如果再微微地用舌头翻弄豆腐的话,那种‘有块块却很快消失’的感觉,真的是超棒啊!


 


享受了它原汁原味的感觉后,再来接受接下来的惊喜吧!


豆腐的中央,有一条凹进去的‘线条’。咬下去的话,豆腐就会剩下一半。


拿这一半,沾上他们的特别酱料。


 


注意!


酱一定要沾在被咬过的那一面,然后再把那一面朝上数秒,好让酱汁完全渗透进豆腐(如果嫌之前沾不够多,可以重复做)。再吃吃看。


 


特别的酱料,融合了豆腐里头的汁,放进嘴里,出来的效果……请原谅我,我只能建议大家自己亲自去体验了。因为我字穷,完全无法形容出来那效果。


(也就是因为这样而又忘记拍摄了)


 



 


谈完豆腐,来个猪母酸。


 


猪母酸,其实是从‘DU BOH SH’NG’那儿直接翻译过来的。


它其实只不过是八爪鱼嘛。哈哈哈哈!


 


一道猪母酸的成功与否,最关键的要点就是‘冷热交替浸泡法’。


它的原理和煮面是一样的。


把猪母酸放进热水烫多久,再放入冰水多久,过后又再烫回多久。


如此的反复动作看似容易,但是却不简单。如果时间拿捏的不对,出来的效果肯定有很大的差别!


所谓差之毫厘,谬于千里。不然的话,怎么会有人说‘很弹口’,‘很弹牙’,‘软趴趴’呢?


 


味道如何?四个字:新鲜爽口!


 



 


第三道,虾饼。


也是一道看似容易,却不简单的佳肴。


怎么说容易呢?


还不是把虾啦,菜啦倒进面粉内,然后就这样拿去炸咯。


那怎么说不简单呢?


香脆可口还不用紧,隔放多时仍然香脆可口这才是功夫啊!


新鲜的虾,恰恰好份量的菜,加上脆脆的皮,各自都努力扮演着自己独特的风格,完全没有互相侵袭对方的领域。换句话说,你可以很容易品尝到虾的新鲜,菜的青香,皮的脆。


(由于我支持原味,所以沾了酱后又有什么惊喜就得靠大家以后的分享咯。)


 



 


第四道,蒸鱼。


鱼,最难掌控的,就是新鲜。


所以,想知道那条鱼有多新鲜,用‘蒸’烹调法是最恰当的啦!


 


而王清发的鱼,通过了‘新鲜’的鉴定。


别叫我如何形容新鲜啊?这太抽象了!


我唯一可以形容的是,


‘骨少肉厚汁恰好,芬口芳喉顺舌头’。


 


题外话:


由于大家都吃得很开心,一边夹着猪母酸一边谈天当儿,猪母酸竟然掉进鱼汤内!


过后再放进嘴里,咦!另一种味道出来了也!


大家不妨一试吧。哈! 


 


哇!


不写不写,一写就这么长了啊!


好啦,收笔。


 


王清发海鲜 Ong Cheng Huat Seafood
地址:2004, Bagan Lallang, 13400 Butterworth, Penang.
電話:+604-3314 782
營業時間:11:00am – 5:00pm
休息時間:每逢星期一


要吃,请趁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