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贱商’人] 你要钱,我要命!


槟威大桥有一个经典景点:


整条桥一定会有数辆摩托车骑士站在狭窄的路旁,看着摩托车修理员‘冒着生命的危险’换着他们的轮胎。


为什么会这样呢?在其他地方都没事情,一上桥就爆胎!


这难道是槟威大桥的诅咒?


非也!这乃是那些顶‘贱商’人的生意手段。


他们沿路上洒了些铁钉在路旁,然后在前方等待‘水鱼’的出现。过后过来再‘敲’他们。


他们的价钱调整幅度比股市还要快!


白天时间,RM9~10。


晚上时间,RM10~15(因为晚上比较需要多点眼力)


凌晨时间,RM18~20!(因为他们牺牲睡眠的时间服务你叻!)


下雨时段另算。


为什么我知道得那么清楚?因为我曾经也是受害者!


如今,此捞金敲诈方法仍然泛滥在大桥,却没有受到任何的对付!




接到拖车员的电话,得知又有贱商出招捞金了。


为了新闻照,我随记者过去了一趟。


她驾驶,我骑摩托,当然是我先抵达现场啦。


看到拖车捞在前方向我招手,便骑了过去。


“喂!喂!!喂!!!停!!!我不是叫你过来!!!”


当我听到他们的话时,已经太迟了。原来我刚刚才辗过他们的‘饵’。


他们紧张的跑过来:“你的轮胎没事吧?”


“有什么事呢?”


“你刚刚才辗过他们的铁钉啊。”


“什么!!!”


急忙蹲下去检查轮胎,呼……谢天谢地。


“哇!你真的很幸运!”



我看了现场,也傻了眼……


“那你们是如何知道他们在这里把铁钉钉下去呢?”


“我们看到前方有数十辆摩托车一起爆胎,就觉得不对劲了。所以沿路寻找咯。”


我真的是替骑士们捏把冷汗啊……


所以,大桥摩托骑士们,要时时提高警惕哦。

[讽刺] 万物之灵竟然没它‘FU’


乌鸦,几乎所有的城市都有它们的踪影。


而讽刺的是,乡村地区反而少之又少。


它的出现,带给了大家很多的麻烦。


在咖啡厅跟我们抢吃,吃街道上的死(就是很难撞死它们的!),吃垃圾,四处大便,夜晚喧哗……等等。




为了解决它,市政局人员便开始了一连串的捕杀行动。


站在新闻社,如此的新闻根本就是没有新闻价值。但是站在我好奇心立场的话,这真的是大开眼界!



市政局人员们首先对它们的巢穴着手。


你会感到非常的意外,它们的团结合作远远比我们人类还要强呢!


它们会成群结队飞下来攻击市政局人员,试图不让他们破坏它们的家园。


虽然大部分仍然被拆毁了,但是不到几天,它们的巢又另筑起来了。而且比之前的位置还要高!



既然‘毁巢策略’失败,那么就改为‘屠杀策略’吧。


再次地,它们又让我对它们改观了。它们竟然懂得高飞,在子弹的有效范围外飞翔。看你如何射到它们。


这真的多么有智慧的反击啊!


谁说动物没有智慧的?


哦!还有,如果说我们跟其中一只乌鸦结仇的话,确保诛它于死地!不然的话,未来它肯定会回来报仇,而且还是整班乌鸦飞来的呢!


万物之灵?MEMPER-SIASUI-KAN。

[发泄一下] 328,行得通吗?


 


不知道我称人类为‘TMD’的话,会被人杀吗?


我毕竟也是人类,干嘛自毁声誉呢?


写着‘别乱丢垃圾’告示牌下永远是最多垃圾的。


口口声声喊‘和平’的人,往往都是最暴力的。


提倡爱护公物的人,都是破坏王!


大声呼吁环保,热爱地球的国家,污染贡献都是最高的。


真的是有够NN的叻!


我如今看看这28号到底有多少国家响应。


到时候也很想知道犯罪率飙升多少巴仙。


(呼……气消了)



与其只响应这区区的60分钟,倒不如实际点,顾自己的地方。



怀疑他们的五官是否已经是退化了,完全没有感觉的!



想起了曾经有位YB,名知道那条河的污染程度已经是难以想象的了,还跳下去游泳证明清洁。结果搞到发烧进院。真的有够低B兼白痴。



美丽的沙滩,就这样毁于一旦。



在如此环境捕获的海产,试问你敢吃吗?



这是最经典的画面,试问市政局知道是谁丢的吗?开罚单给他们了吗?


“古之欲明明德于天下者,先治其国;欲治其国者,先齐其家;欲齐其家者,先修其身;欲求其身者,先正其心;欲正其心者,先诚其意;欲诚其意者,先致其知;致知在格物。”

[回忆录] 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


对记者们来说,摄影记者是他们的‘断财神’。


怎么如此说呢?


如果记者自己本身一脚踢整个现场的话,他们就有额外的照片钱。


而如果现场的照片是由摄影记者拍摄的话,他们就不能得到照片钱了(摄影记者是没有如此福利的)。


想象一下,一则专访也许会刊登数十张的照片。而他们就这样‘不见’了N令吉。


所以,记者们是很痛恨摄影记者的。也因为这样,越来越多记者都宁愿下重手,买了DSLR,誓必要自己一手包办到完。



故事发生在7月3号,接到了意外记者的电话,说监狱失火,要我过来支援。


仍然地不熟的我,不好意思的问了他监狱如何去。得到的回复是:“监狱也不知道在哪里,你当什么记者?自己找!”


感谢身边的同事,我最后终于成功抵达现场,只是迟了些……


仍然不清楚何为新闻照的我,只好以‘有杀错,没放过’的心态拍摄。我相信一定至少会有一张是符合他们的要求的。


正事办完了,接下来是自己的‘娱乐时间’。我就这样东拍拍,西摄摄,把一些认为可爱的镜头拍摄了下来自己收藏。


“他是谁?新来的啊?”


“什么报的?”


“拍这么多干嘛?会出这么多张么?还不是那一两张。”


“看他能够拍多久。”


“不要管他,傻的。”


以上乃是身边各报记者们的交谈,而最后一句,竟然是同事!


虽然我仍然当若无其事般继续拍摄,但是心里却痛得想哭了出来。


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呢?




用在救火的水并不冷,但洒在我心的水却是零下温度。



个人喜欢的其中之一

[罕见的事件] 飞来‘轮’祸


接到公司职员的电话:


“喂,XX地方发生了车祸。”


“多少辆牵连?有人死吗?什么种族?”(当了记者过后才知道原来一宗意外必须符合以上几个方面的要求才有机会被刊登在报纸上)


“就只有一辆,没有伤亡,马来人。”


这时候心想:“所有的条件都不符合了,为什么还要我上阵呢?”


哦!在这里我也要特别强调,摄影记者是不随便被委派上阵的。他们只有在大场面,特别专访,以及特殊情况下才上阵的。其他的时间都是记者一脚踢的。


“现在立刻过来!”


好吧,既然如此,那就出发咯。



要在广阔的地点寻找无烟无火无塞车的意外还真的是件挑战的事情啊。


兜兜转转了几圈,终于都找到了。幸好是骑摩哆,容易U-TURN。


看看车,再看看车主,再看看场面,没有什么东西啊。


就是这‘没有什么东西’让我开始摸不着头脑:他的车又是如何被撞成这样的呢?


难道他撞到路障?没有啊,路障仍然好好的。


难道他和其他车相撞?没有啊,就只有他一辆。


那意外究竟是如何发生的呢?



问了其中一位拖车佬,他只指向远处说:“真凶在前方。”


我更晕了!从A意外现场,到拖车佬指的地方,几乎有一公里也!哪里有可能!


没办法,就往那方向去。


来到了B现场,看到了罗里:“嗯……这应该是一宗车撞罗里,然后罗里司机不知道而继续驾驶,过后才被其他人告知才停了下来的。”


什么嘛!还不是一宗普普通通的意外!难道记者自己不能HANDLE么?


站在那儿的另一位拖车佬说:“你要拍的东西还在更远的前面。”


什么!!!还有啊?难道这罗里不是真凶?



来到了更远的前方,看着它,我呆掉了……



怎么会有轮胎在这里的呢?谁的轮胎?


经过目击者描述后才恍然大悟,原来事情是这样的:


罗里的轮胎脱落,而尾随的车来不及煞车而正撞那轮胎。轮胎过后就这样一路滚到这里来。


前前后后从A现场到C现场大约有2公里!


所以,在这里劝戒大家别靠罗里那么近喔……



再加多一张照片,这样一来大家知道得更清楚了。

[号外] 我们迟早会分开,只是想不到那么快


在政坛的‘鱿鱼蕹菜’还未诞生之前,我们已经‘出世’了。


故事是这样的:



“哟!学长!近来好吗?”


“好!你是?”


“够力!你竟然忘记了我。XX啊。”


“噢!是你啊。不好意思,很久没有听到你的声音。所以认不到你的声音。来!有什么空头?”


“你还有拍照吗?”


“有啊。怎么啦?”


“是这样的。我们的公司和一家杂志社有生意上的合作,而他们也每期都会过来进行采访。可是到目前为止,我们不是很满意刊登在杂志里的照片效果。所以想问你有兴趣这份工作吗?”


“哇!这么看得起我啊?”


“这是杂志社负责人的联络号码。你抄下来……”



就这样,我联络了负责人。


就这样,我告诉了他我不会写。


就这样,我得找另一位拍档方才能接下任务。


就这样, 我找了鱿鱼。


就这样,他答应了。


就这样,我顺理成章给自己取了‘蕹菜’着称呼。


就这样,‘鱿鱼蕹菜’诞生了。



前前后后,我们一起出动了很多次。


我很开心!没想到离开记者生涯后仍然有机会和他并肩作战。


而‘鱿鱼蕹菜’这称号在杂志社内也渐渐有了名堂。


从宠物,到食物,再到旅游。我们涵盖的采访也越来越广了。



我永远相信:天下无不散之宴席。只是想不到会来得这么快。


自从鱿鱼拥有了自己的DSLR后,杂志总社就直接与他接洽,因为他能拍能写。安排节目也方便许多。


不像我:需要拍档,不能独立……


自此之后,我再也没有接任何的采访了……


鱿鱼一直鼓励我尝试独立。一直打强心剂,誓必要把我拉出来。


也忘记了辜负他几次后,我终于也敢放胆尝试尝试。


“反正如果真的不能,那就不再写咯。”



就这样,我单枪匹马上阵了。


就这样,我单飞了……


但是,心里仍然非常希望‘鱿鱼蕹菜’能够继续合作下去……

[单飞记] 我的处男作面世了!!!


自己的作品能够出现在杂志里,是我有生以来想都没有想过的事情。


向来对自己的文笔,我都没有自信。因为我知道自己的重量到哪里。


如今看着它,我仍然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虽然删改得‘体无完肤’,但是我仍然很感谢杂志社给了我这么的机会。






再酷热的太阳,再大的雨,也无法阻挡MKA成员们的热情!


 


马来西亚养犬协会Malaysian Kennel Association简称MKA),是由一群外籍爱狗发烧友在1925年成立。他们抱着‘倡导专业养殖,提高质量和标准的纯种犬’的使命,在这84年里举办了无数的活动、训练课程、讲座、锦标赛等等来提高大家对宠物的认识和尊敬。而这次在韩江中学举办的‘第271272届所有品种锦标赛’更加显示出MKA对他们的使命是何其的认真对待!


 


此锦标赛的魅力果然非凡,吸引了全国各地的MKA会员狗主们纷纷带着他们的‘骄傲’相聚在槟城韩江体育馆,展现给大家看。当然,大家也借此活动互相交流,毫无保留的彼此分享心得,交换意见。


 


当天的体育馆都被狗狗和人们挤得水泄不通,想走条直路也难呀!而且,整场都充满掌声、笑声、欢呼声、喊叫声、又加上狗狗们的吠叫声,真的好热闹,简直可以用‘门庭若市’这句成语来形容!


 


起初,记者还以为两位评审会是当天整场最忙碌的人,因为他们得为数百只狗狗们打分。但是记者错了,最忙的竟然是狗主们。大家纷纷地使出各自的看家本领,把狗狗们打扮得漂漂亮亮,誓必要让这份‘骄傲的光芒’耀压全场。


 


无论如何,其实胜负并不是大家的目标。让狗狗们不畏场,不畏人,吸取现场比赛经验以便未来能够表现得更稳重出色才是大家的最终目的。







狗狗,使我们成了好朋友。


“狗,也是需要我们的尊敬,不可以随便拿来当出气桶!”


 


这句话,是来自大山脚,拥有5年抚养狗狗经验的杜宾犬,AMANI主人张世宝在接受采访时重复数次的名句精华。世宝之前也有抚养,训练过其他种类的狗狗,可是到目前为止和AMANI最为投缘。别小看AMANI18个月大喔,它已经拥有无数次的参加比赛的经验了!而且还得过‘The Best Junior’此头衔呢!


 


看着世宝的小女儿,记者问是否不会让女儿接触AMANI,以保安全呢?


 


“完全不会隔离她们,因为大家都是一家人嘛。”


“当然!我也告诉女儿们只可以对AMANI如此亲密,不可以对其他的狗狗也是如此。” 世宝立刻补充。


 


问及如何训练AMANI以及比赛前有任何特训时,世宝把这问题抛给他的最佳伙伴,郭奇达来接。


 


“也没什么特别啦,就这样每天带它去跑步,跟它玩,培养默契,教它正确的站姿咯。”


 


听起来很简单,但是真正实行可是件不容易的事。


 


托狗狗的福,两人因此而认识、结伴、成为好朋友。记者在此祝福他们步步高昇。


 



郭奇达(左)和张世宝(右)因狗而一拍即合,成为好伙伴。







有你在身旁,未来的路变得不彷徨。


 


ROCKYSCARLET,是全场最‘白’的西伯利亚雪犬兄妹组合。它们俩是从新加坡移民到怡保,再由RAYMOND抚养它们。


 


“我们早上5点就出发了。”由此可见RAYMOND多重视MKA所主办的活动。


 


一样14个月大的兄妹从它们6月大就开始参加比赛了。所以RAYMOND无法正确地告诉记者它们前前后后已经参加过多少次比赛,赢取多少个奖状了。


 


“我们带它们来,是为了让它们吸取更多的现场经验,训练它们的台风,好让它们更稳定。”刚从比赛圈出来的RAYMOND上气不接下气的答复。


 


问及如何训练它们时,RAYMOND很谦虚的回答‘除了跑,还是跑’。原来西伯利亚雪犬的天职就是在雪地里负责拉车运输,所以从它们的本性下手训练最适当了。可是,这儿不像它们的故乡,不需要它们充当运输。那如何消耗它们那过剩的精力呢?


 


“骑脚车陪它们跑,下雨天就让它们在跑步机跑。总之就是让它们跑到够。”


 


对着镜头配合度超高的兄妹果然拥有大将之风。加油!



SCARLET(左)及ROCKY(右)兄妹俩简直就是‘饼印’!






因为有你,我的人生才完美!


 


英国斗牛犬,HONEY逢经过的地方,必定会听到‘哇!’、‘可爱咯!’如此的感叹话。


 


如果洪廷杰不告诉记者,还不知道原来HONEY的来头可真不小!它不久前在泰国得到了‘英国斗牛犬冠军’,而且两天前才刚从泰马检疫区出来,直接过来参加这次的比赛,又再次的赢取‘最佳所有品种锦标赛’头衔呢!


 


现年4岁的HONEY,凭着漂亮走姿让来自巴生的廷杰深深地爱上了它,也让廷杰决定无论如何都要把它引进来,时时刻刻都要看到它。皇天果然不负廷杰,前饲主被感动而割爱把HONEY‘许配’给廷杰。“那你如何跟它沟通啊?”,“只有用英文了。”。廷杰坦诚如今HONEY和他仍然需要时间培养感情,毕竟语言始终都是 ‘异国恋’最大的挑战。


 


也是爱狗发烧友,更是不久前嫁入洪门的莹珊补充说,为了HONEY,他们得建造一间冷气房给她。因为她很怕热,而且在泰国时HONEY已经习惯睡冷气房了。


 


问及如何训练HONEY时,莹珊开始滔滔不绝地向记者分享心得。由于HONEY怕热,所以训练只能在傍晚时分开始。每天不厌其烦地重复训练HONEY走在主人的左边,教导它正确的站姿。“除此之外,适合的食物配方也很重要。这不但能够让HONEY健康,而且更有活力!”


 


因狗而相爱,再成为夫妻,记者在此祝福他们俩白头皆老,永浴爱河!



原来狗狗也可以当称职‘媒狗’,看着这夫妻俩就知道了!






抱小狗不是女生的专利


 


谁说只有女生才可以抱小狗?男生也是可以的!凌晨3点从吉隆坡出发的林建鸿就是其中一个好榜样了。以繁殖、饲养兼训练狗狗为主业的建鸿透露,抚养大狗和抚养小狗的方法都大同小异,只有一些小细节要注意而已。


 


就以抱在怀里13月大的博美,TWINS为例:抚养TWINS这种类的狗狗最重要的是细节就是水份。“TWINS一天最少得喝上大约250毫升的水。不然的话,如果它缺水而昏迷的话就呜呼了。”


 


TWINS从她8个月大就开始参加比赛。虽然经验仍然有待加强,但是它的表现状态因着参加比赛的次数增加而显得也越来越好,台风也越来越稳。


 


问及如何训练TWINS时,建鸿微微摇头回答‘得看它的心情了’。哦?原来狗狗也会耍性格呢!但终究仍然离不了跑步训练。


 


写着写着,记者突然间想起忘了问多一道问题:“它是阿娇呢?还是阿SA?”哈!



看着TWINS,记者有股冲动想上前捏它一下,太可爱了!






其他的照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