拥有如此的屋友,真的哀哉……(上)

‘凡事留一寸,日后好相见’

这是我一路来的待人处事方针。今天……终于被瓦解了。

是我太善良呢?还是好欺负?连小朋友都会欺负我。

 

故事是这样的:

 

踏入社会后,

很多时候我都是很迟才从岛回大陆;

也有很多时候因某些节目而得很早就从大陆过岛。

如此的来回奔波确实很吃精神且非常容易发生意外。

 

所以,

我从行摄影记者的时候就已经开始在岛那儿租房间。

 

我们是没有和屋主一起住的。

换句话说,屋主把整间家租了出来。

当时只有4位屋友:佩玲、伟盛、洁冰和我:一人一间房。

 

他们全部都在楼上,而我在楼下。

虽然是租一间房,但我感觉像租整间家似的。

为何?

楼下的客厅、厨房、梳洗间都是我用居多。

也因为如此,一直到如今我都不舍得离开这地方。

 

虽然大家鲜少见面,但是却很和谐。

虽然大家鲜少见面,但是却不感觉陌生。

虽然大家鲜少见面,但是却有源源不断的话题。

虽然大家鲜少见面,但是却会知道彼此的近况。

 

可是,欢乐的时光永远不会长久的:

佩玲要跟台湾的男朋友回台湾发展了……

伟盛和洁冰各自在岛制造了各自的爱巢……

只剩下我,成为了这儿的长老……

 

取代他们的,是我如何都记不起他们名字的家伙。

 

完全没有打交道无所谓

完全没有话题没关系

完全我行我素不用紧

 

悲哀的是:

会吃,就是不会抹桌子

会穿鞋进来,就是不会扫地

很多鞋,就是不会排整齐

会制造垃圾,就是不会倒垃圾

会用我的梳洗间,就是不会冲水

最恐怖的!

会洗衣,就是不会把水管放进梳洗间!!!

 

一年内,我的房间就‘淹’了3次!!!

 

除了摇头、叹息、再摇头、再叹息,在也没有什么形容词了……

 

真的很怀念以前的屋友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