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爱的人, 不爱我(第九章)

      “铃~!”

             新的一年又开始了!

             发觉到每年新学年开始的时候,大家的开场白都是:

             “喂!你读哪一班?”

            “啊!N班?我也是吔!”

             “哎唷!衰啊!怎么今年又和你同班?哈哈!”

             丝毫没有创意。

             今年起,对东尼来说是折磨;因为从今年起他开始上早上班了。对这只懒惰猪来说,早起是身体与精神展开圣战的时候:

             想起床,但是身体没有动,感觉好象是灵魂出窍而已。相反的,身体想动的时候,精神却展开抗议行为。

              唉……

             但是幸好,每当东尼想起依汶的时候,精神和身体就会达到共识,从暖窝里爬了出来,整装待发准备上课。

             今天的他笑得特别灿烂,因为他仍然保持在第三班。当然,这并不是最大的原因啦!最大的原因是依汶今年也铁定的在第三班上课!

             和以往一样,学长永远是最后一批回班的。东尼这次故意的坐到后面,还特地交代其他人让出他旁边的空位子,免得以后必须再头痛如何换位子。

             “呵呵~!”

             东尼终于听到了他最期待的清脆敲门声。

             只见依汶有礼貌的走进班,向老师请安,然后坐了下来,开始上课。

             “不……!”

             东尼差点儿叫了出来,因为他失算依汶会坐到最前排。

             “失策!真是失策!”

             这次无论多机智的他都没有办法坐到她的旁边了,只好认命了。

             但是他仍然很开心,除了可以随时跑去前面吵她,而不用跑去别班之外,更可以时时刻刻知道她周围所发生的事。

             第一次老师在教书的时候,东尼是往前看的。

             也是第一次在任何时候,东尼没有左右张望,只看前方。

             只因他不想错过依汶的任何小动作。

             看着她和朋友谈天说笑,却听不到她的声音。

             想问她功课,却被她拒绝,只因怕人言可畏。

             试想想,一位坐在后面的同学跑来前排问功课,会是什么原因呢?难道旁边的同学就不能问吗?如果东尼一直这样跑去问依汶的话,很明显的告诉大家他在追求依汶啦!

             而依汶就是讨厌成为这些八卦新闻的主角,把东尼推得远远的。

             第一次他深深的体会到‘可望而不可及’的感觉,真的很折磨。

             所以他就只能从她的表情,去猜测她的心情。而他的敏感度,就是这样被锻炼出来的。

 XXX                XXX                XXX

             依汶的画功越来越厉害了。也就因为这样,每当美术课时,她都非常的受欢迎。同学们都纷纷把他们的作品拿过去,要求她做修复,好让其作品‘起死回生’。而她的作品几乎全部都被美术老师保留下来,摆设在美术馆,让大家欣赏。东尼曾经向她要求一些作品当纪念,但她就是很调皮,一律不给,东尼也拿她没办法……

            在一些偶然的机会,东尼被级长派遣去和美术老师领回美术作品。

            看着依汶的作品,东尼体内/心里的天使及魔鬼开始激战了!
     “这是你的大好机会!把握吧!”

     “不可以!这是不对的!”
     “但是你以前也有向她要过其他的作品当纪念啊!结果呢?”
     “……”
      结果……
     “喂!怎么没有我的画?”

     “你问我啊?”

          这是他们唯一谈话的时候。

        “不然!我问空气啊?”

        “让我查查看。”

         东尼已经把依汶的作品收藏起来了,所以故意装作若无其事的在她面前查看是否有她的作品。

       “没有喔!”

       “不可能的啊!为什么每次轮到你去拿画回来的时候,就只有我的画没有被分回来呢?”

         依汶有些许怀疑东尼动了手脚。

         东尼当然知道她在想什么啦!

        “我不知道喔!可能被老师抽出来放在美术馆展览了。”
    “你的作品又不是没有被老师收过。”

         依汶找不到证据,只好空手回坐位。

         东尼就这样成了小偷…… 

好歌介绍!

對的人 – 戴愛玲 
     曲︰KEITH STUART
     詞︰姚謙
     編︰KEITH STUART

     你問在我心中 是否還苦惱
     那次受傷 否決了愛的好
     謝謝你的關照 我一切都好
     一個人 不算困擾

   *愛雖然很美妙 卻不能為了寂寞
     又陷了泥沼

   #愛要耐心等待 仔細尋找 感覺很重要
     寧可空白了手 等候一次 真心的擁抱
     我相信在〔這個〕世界上 一定會遇到
     對的人出現〔在眼角〕

     那次流過的淚 讓我學習到
     如何祝福 如何轉身不要
     在眼淚體會到 與自己擁抱
     愛不是一種需要 是一種對照

     重唱 *,#

     能願意為了一份愛付出去多少
     然後得到多少並不計較
     當我想清楚的時候 我就算已經準備好
     放手去愛 海闊天高 WO WO WO WO YEAH

     重唱 #,#

我爱的人,不爱我 (第八章)

            已经整整一个月没有回校了,今天的东尼显得非常的兴奋。不是因为他喜欢上课,而是醉翁之意不在酒—想见依汶。

           在校车内,东尼一直祈祷,盼望这个学年依旧能够和依汶同班。巴士到达门口后,他三步并两步的跑进班,等待钟声响起。

           虽然没有见到依汶的出现,但是东尼依然抱着希望,因为去年依汶也是最后才进班的。

           可是随着时间慢慢的流逝,东尼的心也慢慢的急起来了。

           “怎么还没有到呢?学长们都已经回来得七七八八了。”

           班上仍有空位,东尼的心就继续抱着希望及期待。

           第四堂课已经开始了,东尼的期望也破碎了……

           照理来说,依汶应该会被校方安排进入第三班的啊!那为什么已经转校的明慧,名字仍然在第三班呢?过后东尼才知道,原来明慧是在学校开学后才办理转校手续的。换句话说,第三班今年少了一名学生。

           差一点,就差这么一点!

     真的是天意弄人啊!

          更伤感的是,虽然只是相差一班,但两班的距离可差的很远啊!

     少了依汶陪伴的东尼,显得暗淡无光;做什么都提不起劲,没有精神。更糟糕的是,他患上了‘选择性失忆’:他对这学年班上所发生的事情完全没有印象!

         在这年里,东尼偶尔也会跑去依汶的班,看看她,收收新闻。

         依汶还是老样子:没有变胖,也没有变瘦

         唯一的改变就是,她变得更沉默了。

        他们之间的话题也很明显的少了很多……这让东尼很心痛,更加深了他对明慧的怨恨!

        失去了精神支柱,让东尼觉得上课是件非常吃力的事。他想放弃,听天由命,考到怎样的成绩都无所谓。

       但是当他往深一层考虑,终于发觉绝对不可以如此任由自己轻易放弃,因为还有初中三、高中一、高中二和高中三啊!况且依汶也不会满足于现状,她一定会升上来的!

       就这样,他重燃斗志,确保自己在明年仍然7在这儿等她的出现。

        一个月……

        两个月……

        六个月……

        月考……

        期考……

        年终考……

        学年结束……

 

 

太儿戏了!

有时候真的不了解人类,

自称是万物之灵,但所做所为却是很愚蠢。

就拿这个例子:

人不是有几句话:‘血浓于水’,‘切肉不离皮’

但是就这么一张纸,就能够划清界限?

很像小时候:今天“不跟你好!”,明天又好回去咯。

不会很儿戏吗?

 

唉……

万物之灵喔!

‘呷哸’(sia sui

 

我爱的人.不爱我(第七章)

          小时候,父母的影响力是最大的。

当上了小学时,影响力就渐渐的转移到老师的身上。

过后到了中学,朋友的影响力慢慢取代了老师的地位。

向来都没有嗜好的东尼,发觉身边的朋友全部都有各自的嗜好:集邮、打羽毛球、篮球、排球、踢足球、钓鱼等等,就连依汶都有嗜好:画画、书法、阅读、听歌,他突然觉得自己有点不‘正常’。

“既然大家都有,我也应该拥有属于我自己的嗜好。但是,该以什么来当嗜好呢?”东尼开始头痛了。

“篮球?热!”

“集邮?闷!”

“足球?粗暴!”

“……?……!”

            原来选择嗜好不是一件简单的事啊!既然自己不能决定该拥有怎样的嗜好,东尼就索性以依汶为榜样了。

            书法?真的没有兴趣。所以东尼只有选择画画,每天空闲的时间就拿起纸张来涂鸦。但是画画也得讲天份;相同的东西,如果出自于东尼的手笔,效果就和依汶的可差天差地咯!无论东尼如何努力的画,仍然给人一种小孩子画画的感觉;但依汶只需要随随便便挥了几划,就能够深入人心。

            “原来维持嗜好也是那么的辛苦啊!”

            经过了一段时间的尝试,东尼知道画画与他今世是没有缘分了,所以只好放弃。但是,如果放弃的话,那他们就少了一样相同的话题了。

            “既然我画不出,但是我可以拍摄下来啊。”东尼突然灵机一动,把画画此嗜好变成摄影。就这样,东尼真正的拥有属于自己的嗜好了。

            依汶的影响当然不止是这样而已。她的喜好、厌恶、一举一动,慢慢地改变了东尼的生活:

            她喜欢黑色和白色而他喜欢蓝色。渐渐地,黑色和白色融入了他的喜爱颜色列表内了。

            她喜欢听音乐。渐渐地,他从流行曲变成了音乐爱戴者。

            她画咸蛋超人给他。从此他就是咸蛋超人专家了。

            她……。从此他……。

            所以,如果没有依汶就不会有今天的东尼。

            终于交代完毕依汶对东尼的影响了,继续讲故事吧!

 

XXX                XXX                XXX                XXX

 

东尼喜欢上学,是因为能够和依汶斗嘴。换句话说,如果依汶生病缺席,他那天就会显得非常的没干劲和无精打睬。

            但东尼最喜欢的,莫过于‘突击检查’的时候!因为这是属于依汶和他的对战。东尼永远只有被依汶检查,而依汶也永远不放弃定他‘罪’的机会。虽然多数的时候东尼都是‘无罪释放’,可是天网恢恢,疏而不漏;有一次,东尼终于被捉到了。试想想,从去年到现在才第一次‘捉’到东尼,可想而知依汶那时候的笑容是多么的灿烂啊。但是此笑容只能看到一次,因为依汶能捉到东尼也就只有那一次了!

           

            从小学一直到现在,东尼都是那么幸运地考到好成绩。也因为这样,他从来没有认真的读书。但是遇到聪明的依汶,东尼知道单靠运气可行不通,而且也很冒险。所以他就以依汶为目标,成绩一定要平分秋色才能确保继续同班。

            “你多少分?”

            “你叻?”

            “你不讲,我为什么要先讲?”

            “你不讲,那我为何要先告诉你?”

“我讲了,过后你反口不告诉我叻?”

            “不会的啦!讲啦……”

            “……”

            “你多少分?”

            “你先讲。”

            “你先讲!”

            每当老师分发回已经批改完毕的问答卷时,这就是东尼和依汶所跑不掉的对白。而结尾多数都是大家彼此抢对方的问答卷来看。

            “哈!你输我N分!”

            “有什么了不起,你在Y 科里还不是输我N分?”

            “好咯!大家看总平均咯!”

            唉……真的不明白为什么他们就是不能好好的相处呢?

            结果呢?今年的总平均,东尼赢了依汶,班级的名次也相差了一大截。

            “怎么会差这么多的?”

            “她的成绩不是和我平分秋色的吗?”

            “明年她会和我同班吗?”

            东尼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了。

 

XXX                XXX                XXX                XXX

           

            “班级分配名单出炉了!”

            级长兴奋的拿着名单从办公室跑回班。

            东尼的心差点要掉出来了。此时此刻的他,就像是罪犯等待法官判他死刑还是无罪释放。

            由于太多人同一个时间拥向布告栏,东尼好不容易才挤到前排看名单。

            有试过‘眼前一暗’吗?东尼以前也没有尝试过,但是现在他亲自体验到了。

            “喂!你没事吧?”朋友们关心的问。

            “没事,没事。”

            前一阵子烦恼该用什么形容词来描述嘉娜提出分手的心情,现在却烦恼该如何形容东尼现在的感受了。

            “为什么?为什么?”

            “难道缘分注定就只有到今年?”

            “我以后该怎么办?”

            “天啊!”

            “没有其他方法了吗?”

            “难道不能申请多一位学生进入第三班吗?”

“完了……”           

 

哦!忘了揭晓成绩单。看到东尼有如此的反应,不用说也知道依汶明年没有和东尼同班:东尼仍然保持在第三班,依汶却读第四班,而且是第一位进入第四班的!所以东尼深受打击,接受不了现实。

            但是东尼的刺激,还没有结束……

 

XXX                XXX                XXX                XXX

 

            初中一的最后一天……

            由于没有课,老师们都呆在办公室,只有学生们在班里等待放学的来临。

            ‘猫不在,老鼠发威’,再也没有其他的形容词能够如此恰当的描述学校现在的情形。学生们带漫画、相机、小说来学校庆祝、狂欢;最可怕的是他们还带蜀粉和金粉来学校玩。大家为了避免被‘攻击’,都纷纷四处乱跑躲避,以免被遭殃。

这个时候,学长可忙碌了。他们不但必须维持秩序,还得突击检查,充公所有违反规则的物品;依汶也是其中之一的执法人员。也就这样, 东尼见到她的时间,就只有放学的前一刻:

“我有话要说。”东尼开口打断正在收拾书包的依汶。

“什么话呢?我可以一边收拾,一边听的啊。”

“就是…就是…”

“说啦!”依汶有点不耐烦了。

“我听说明慧明年转校,你有很大的机会进入第三班,可以去申请!”

“……”依汶静默片刻。

“与其是第三班的最后一位,我宁愿成为第四班的第一位。”

东尼说服不到她,希望破灭了。

放学铃声敲痛了东尼的心,敲碎了他的梦,因为走出校门后,他再也见不到依汶了。

这时候,

“呃……”轮到依汶结巴了。

“我想告诉你,那个…‘她’其实就是我。”

说完,依汶匆匆的上校车了……

“天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