激死我啦!!!

我肖羊、她肖鸡。

我们还计划到未来的孩子该生肖什么:

老鼠,兔,龙,羊(其他的生肖不能了,只因年龄问题)的孩子适合我们。

 

我们已经开始计划该如何进行我们的婚礼:

谁是兄弟,谁是姐妹;

伴郎是谁,伴娘是谁;

多少游戏,挑战多高;

游戏安排,时间分配;

宴席桌数,礼服颜色;

……

 

就是因为‘孝·亲·敬·老’

全盘得打翻了!

 

~!可恶!!!

 

不爽!真的很不爽!!!

不爽!

真的很不爽~

 

070707,不能!

理由:不是学校假期

 

280507,不能!

理由:那是工作天

 

2007年结婚,不能!

理由:女朋友的哥哥得举行婚礼先(他选在12月)

            来不及筹备

            家来不及装修

            ……

 

他妈的!

让我感觉人家不想嫁女儿,我却偏偏要娶那般。

搞到我很CHEAP!!!

那么罕结婚么!

 

真的有够他妈的不爽~!!!!

 

世界最长的车如今出现在槟城!

也许没有APPOINTMENT在身,所以驾驶的心情也显得轻松。

历史又上演了……

今天又大塞车了。

我原本想通过渡轮回北海的,但是很长的车龙。只好转用大桥回家。

哪里知道,大桥那儿更严重!

唉……这次不知道又是谁‘往生’了,需要这么多人来‘欢送’。

从海岸就很清楚的看见整条桥塞的水泄不通,如果我还继续等,恐怕这次整桶汽油都不够啊。

那该怎么办?唯有先回来宿舍歇息,上上部落格和大家分享咯。

 

这次比上次来得更严重,也让第一次我看到如此壮观的场面:大家下车聊天!

很多司机把他们的车停放在路边,出来吹吹海风,欣赏这条‘世界最长的车’。

 

这时候,我突然间有如此的想法:如果大桥此刻断的话,有多少人遭殃呢?

唉……

不知道槟岛什么时候能够脱离举办此壮举?

我的第一次就这样被摧毁了!

20061123 晚上

享受过晚饭后,由于嘴巴痒痒,开始寻找可以塞牙缝的东西。

这时候,发现一盒FERRERO ROCHER巧克力。这是友人的送礼,感谢我帮他们拍摄照片。

FERRERO ROCHER喔!我吃到这么大,仍然没有尝试过此种巧克力。

就这样,兴致勃勃的拆包装,不舍得地拿了一粒出来吃。

老婆抢先一步,咬了一口,我就吃剩余的。

也许是第一次吃,所以把巧克力放进嘴巴后,仍然慢慢的欣赏包装。真的很精致。

 

突然间,我察觉到包装上有东西在挪动。看清楚点,天啊!有虫啊!

我赶紧阻止老婆继续咀嚼,吐出来。但是她仍然不知道发生什么事,一边咀嚼,一边问我什么事情。

吐了巧克力,给她看那只虫后,她终于闻之色变。胃口大反。

还好她也没有把它吃进肚子。

再看看截止日期:2007728日!

虽然没有吃到,但仍然感到反胃。

所以在这儿告诫大家,眼睛张大点哦!

 

 

我爱的人,不爱我(第六章)

      “哎唷!你看你的房间,像狗窝啊!”

            “哪里会?”

            “我说是就是,现在立刻给我收拾!”

            难得周末没有课外活动,东尼原本以为可以舒舒服服的泡在房间听歌、看书、睡觉,但是现在不能了。

            哇……没有收拾还真的不知道房间真的很乱:书桌一大堆课本,床上也有一大堆的卡带、书籍、衣服。真的被妈妈说中:像狗窝!

            收拾着,收拾着,东尼发现到一本设计别致的笔记本:他的日记。

            “喔!原来以前我有写日记的习惯啊?”

            “哦?有这么的一回事?”

“哈……!”

就这样,他开始时光倒流,完全把收拾房间这回事抛到脑后了。

东尼的注意力停留在一份旧报纸上,一份含有三年前报导的报纸。为什么那时候的他会剪下来呢?原来里头有他的名字出现。报纸完整的报导东尼小学六年纪那年所举办的常识比赛。换句话说,全省参赛者的名字都有被刊登出来。

东尼反复看着自己的名字,仍然感到很自豪。过后,他看看其他学校参赛代表的名,想知道谁现在也是新光的学生。

“哦?晓敏有参加。”

“志伟也是啊?”

“……也是?”

“原来嘉娜有参加啊!”

东尼来到了敬梁小学的时候,眼镜差点掉了下来。

X依汶!”

东尼开始记忆重整,尽量回想起那位女参赛者的容貌。

“是她吗?我那年遇到的人是她吗?为何没有听她提起过呢?”

 

XXX                XXX                XXX         

 

            “喂!你是以多少分成功进入新光的?”

            “用这种态度问我?干嘛要告诉你?”

            “来啦……”

            东尼不敢直接问依汶她在六年纪的时候是否代表学校参加了那场常识比赛,更不敢直接问那位‘X依汶’是不是她。

            “嗯……7分。”

            “哇!原来你那么聪明的啊!”

            “那你之前不是代表学校参加过很多比赛咯?”

            东尼开始进入正题。

            “也没有啦,几次而已。”

            “比如?”

            “比如画画,书法”

            “就这样?

            “就这样。”

            “没有啦?”

            “没有了啦!”

            “你以前不是读敬梁小学的吗?”

            “是啊。”

            “可是……?”

            东尼以为依汶会提到‘常识比赛’此项目,但就是没有!有点失望。

            “问这些来干嘛?”

            见到东尼露出些许失望的表情,轮到依汶好奇的问回他了。

东尼就这样很自然的把他收拾房间、发现日记、阅读报导、怀疑报纸里的‘X依汶’是不是她都一一的说了出来。

“你不给一间学校有两位或以上的学生相同名字的啊?”

“说的也是……”

东尼认同依汶的看法,毕竟依汶这名字也蛮普遍的。

 

 

XXX                XXX                XXX      

 

            “笨蛋!那是我啦……”

依汶暗地里骂一直以来都很聪明的东尼,如今竟然变得如此愚蠢。

原来依汶真的就是那位两年前在常识比赛开始前被东尼撞到,比赛后又被东尼烦的参赛者。

“你为什么要找她呢?”

“你为什么会怀疑‘X依汶’就是我呢?”

“你为什么过了两年才来找呢?”

 依汶很好奇为何东尼会如此的想找回以前的她,何况只是一面之缘。

自从上一次嘉娜的问题后,这是东尼第二次被问得口哑哑。

“为什么呢?为什么呢?”

东尼开始困扰了。为什么他会对报纸内的‘X依汶’那么的在意呢?依汶所问的也不是没有道理:他又如何肯定那时候所撞到的代表就是这个名字,来自这间小学呢,现在读这间中学呢?

“嗯……你难倒我了。”

“其实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想找她。也许她是我那时候唯一能够让我有所印象的人,所以想和她交朋友……”

“就这么简单?”

“是呱……”

“你喜欢了她?”

 “啊!不知道啦!如果不是你就算啦……”

 “你认为找得到吗?全马不是只有一间中学哦……”

“小姐,当我没问过。请别再问了。”

“不可以!”

“那找到她后你会怎样?”

“放过我啦!”

很少见到东尼如此困扰,依汶还不趁机捣乱他?

            “如果‘她’就是我的话,你会怎样?”

            场面顿时变得很严肃。东尼此时深锁着眉,考虑依汶的问题。

            “哇……需要那么严肃吗?”依汶心里想。

            “还好不是你!如果是你的话,那我要跳楼了,因为你完全破坏了她在我心目中的地位。哈哈哈!”

            “死东尼!你别跑!”

            “哈哈哈……!打不到,打不到!”

            依汶暂时打消把真相告诉东尼的念头了……

又爱又恨的’炸弹’

说到请柬,就离不开结婚(废话!)。

说到结婚,就离不开宴会(又是废话!)。

说到宴会,就离不开肚腩(不是废话了吧?)!

 

通书有曰‘今年利嫁娶’

再加上传统‘不可以在单数的岁数结婚’,所以朋友们纷纷在今年踏上红色的地毯。

最恐怖的是!大家都好像是已经‘BA KAT’(意思是串通)好,在同一个月结婚!

 

难道一年内就只有那个月可以结婚吗?

 

我在11月接到4张请柬,接下来12月‘暂时’接到6张……

我虽然收到手软,但是从来没有抱怨请柬太多,反而很开心!因为朋友在他的大日子里仍然记得我,邀请我出席和他分享他此时此刻的快乐时光。

 

只是……我的‘减肥’(越减越肥)计划又成功了!

难道被鱿鱼啤中?

“你是不可能会再瘦回去了的啦!”

唉……

 

不管了!吃后再打算!哈!

 

限量版请柬

上个星期……

“你认为我应该在什么时候派请柬呢?”

鱿鱼突然杀出此问题给我。

“什么?!到现在还没有派?”

他将在1210日结婚,离开那天只有20天而已!

我讽刺的答,

“不如当天才派。”

“难道你要留下来燉补啊?”

我此时真的体会到所谓‘皇帝不急太监急’了。

 

一个星期后(也就是最近这几天啦)……

经过我的催促(我觉得应该不会有人像我这样,向人讨‘炸弹’的吧?哈!),终于……

“哪~!”

一张粉红色的请柬终于从鱿鱼的手传到我的手了。

外表很普通,没有什么特别。

但是当我翻阅时……

“咦?”不一样的设计喔!

鱿鱼告诉我,

“我只印了50多张此款的请柬给朋友而已。”

哗!限量版叻!

得好好珍藏起来。

 

开始读第一行,我就无意的大笑起来了。

1979年,一个可爱的男婴出世了。他是家中的小儿,父母为他取名……’

 

一个可爱的男婴!真的好可爱哦!哈哈哈!

“为什么全部人都是那种反应的?!”

鱿鱼抗议了!

不习惯听到一位男生称呼自己‘可爱’,所以有此反应是正常的啦。当然还有另一个原因—嫉妒鱿鱼拥有如此的勇气告诉大家他可爱。啊哈哈哈(不知道此部落上载后我会被他杀吗?哈哈!)!

 

但是奇怪的是,读到‘1980年,一个漂亮的女婴出世了……’的时候,却没有如此的反应喔。果然同人不同命。

 

更让我不能顶的是,他在请柬内还帮他的部落格打广告!炸到!

 

无论如何,让我们一起祝福这对‘可爱’的男婴和女婴,祝他们白头皆老!

 

p/s: 是‘一个’婴儿?还是‘一位’婴儿呢?

 

日期总算出炉了!

真的很讽刺!

最先宣布要结婚的人是我,

但是朋友们却纷纷跑在我的前面。

还一直问我:

“什么时候结婚啊?”

“快快啦!我们都已经要结婚了。”

炸到!

 

朋友们想出席我的婚姻,但是又得顾及100天的传统禁忌。

所以我迟迟不能断定日期。

 

一拖再拖,如今搞到未来岳父那儿要我们让她的哥哥先娶。我们延迟到后年。

那里能够!新人房已经准备得七七八八了。再拖?不可了!

 

问老婆:“你到底什么时候要嫁?”(好像是在逼婚似的。嘻!)

老婆委屈的答:“看你什么时候娶咯。”

 

哈!既然本人都没有异议了。那还考虑什么呢?

我们已经达到123456了(凌晨1234506年求婚),那就来个‘7’以达到圆满。

 

所以!断定070707那天结婚吧!

 

吔!从今天起我能够回答朋友的问题了!

 

结领带有那么重要吗?

以前,我认为结领带是很有型的。

但是,

朋友见到我就躲闪我,深怕我讲保险。

准客户看到我,彼此之间立即建起了一堵很厚的墙,深怕我挖走他们的钱。

亲戚见到我,就给我脸色看,搞得我以为我入错行般。

天气温度又高,搞得颈项很不舒服,不自在。

 

所以,

我不结领带了

朋友也没有感到压力,愿意和我一起用餐了。

准客户也觉得轻松,肯和我分享他们的烦恼,让我帮助他们。

亲戚也没有给难看的脸色让我看了。

颈项也‘通风’了,舒服多了。

 

可是……

“各位!如果你们是准客户,你会让他(一位有结领带的同事)还是他(我)讲话5分钟?”主管把我‘请’上台当模特儿。

同事们如何回答呢?还用我说吗?

“那,谁比较专业呢?”

还要我回答吗?

“……”

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就省略,大家靠自己的想象力吧。

 

结领带真的有那么重要吗?